分类
打造被動收入超過薪水

NFT怎麼投資

中工网微信

解密NFT:看不懂的艺术收藏与投资新神话

与此同时,也有人选择了另一条赛道——去中心化应用赛道,或者说NFT。Dapper Labs创始人Roham Gharegozlou与合伙人开始了以太坊网络部署智能合约来开发应用的研究,并于2017年底上线加密猫(CryptoKitties)。这款建立在以太坊上的游戏允许玩家驯养、交易形态各异的猫咪,每只猫又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火爆的时候,整个以太网的网络甚至都因为这款游戏崩溃,直到游戏团队将猫咪的繁育费用翻了番——同年12月,最贵的一只猫以246.9255以太币成功出售,折合约12万美元。

NFT有多热?

不可否认,NFT截至目前依然是一个小众市场,但这个市场正在以飞速向前发展。如果说Beeple的“Everydays:TheFirst 5000Days”让人看到了这一市场高端玩家的上限,NBA Top Shot则让我们看到NFT在大众玩家中的市场潜力。

NBA Top Shot是由加密猫(CryptoKitties)团队Dapper Labs与NBA官方合作开发的基于区块链的NBA数字收藏品平台,这款篮球主题的NFT游戏,能够将每一个赛场上的巅峰时刻通过一个流畅的小视频包的形式呈现。用户在该游戏中可以兑换、收集和交易自己喜爱球星的NFT卡。简单理解,NBA TOP Shot是传统实物球星卡的链上版。它们只存在于区块链上,利用密码技术保存,所以它们无法伪造并且可以随时鉴定。

每张球员卡都是具有稀缺性的NFT收藏品,除了图片和文字以外,NBA Top Shot的球员卡还包含一段特定的精彩时刻,这个精彩时刻和对应的球星封面以及比赛场次和结果以及球员赛季场均数据等信息一起,构成了一个完整的NFT资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NBA Top Shot于2020年8月开启公测,截至4月9日,短短8个月左右,据NFT收藏品数据统计网站CryptoSlam数据显示,NBA Top Shot二级市场交易金额近5亿美元,拥有者超35万人,单日交易额达1145万美元。这也是目前NFT交易量最大的产品,位列第二位的则是加密猫,其成交额在2.08亿美元左右。

某NFT球员卡收藏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NBA Top Shot盲盒的玩法,收集和转售卡包的过程让人上瘾。你能迅速地买下一张NFT卡片,并让它升值,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影响交易价值的核心不是“时刻”本身,而是代表其所有权的数字代币。

这些虚拟“时刻”在交易市场上的疯狂增值,让开发者Dapper Labs和授权这些比赛视频的NBA联盟赚得盆满钵满。据了解,目前这些卡包的销售和交易,每一笔都要收取5%的手续费,并按照一个未公开的比例分配给Dapper Labs、NBA联盟、NBA球员工会和其余的投资者。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按照目前的交易水平,NBA Top Shot在一年内可以产生约170亿美元的交易额,按照5%的比例意味着经营者和投资者将分得8.5亿美元。

伴随着NBA Top Shot的走红,承载其的公链Flow的代币也水涨船高,从今年1月27日的1.39美元一度涨至最高12.12美元,涨幅高达871%。

从资本角度看,这一项目也正被资本和诸多篮球名人看好。据媒体报道,3月30日, NFT怎麼投資 Dapper Labs在最新一轮融资中募得3.05亿美元,领投方为专注于技术领域的投资公司Coatue,包括迈克尔·乔丹在内的多名NBA现役和退役球员也参与了融资。

在NFT投资者看来,NBA Top Shot构建了一种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新的映射和商业模式,它的成功也许会加速推进NFT在其他领域得到应用。

价值还是泡沫?

德鼎创新管理合伙人王岳华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的确不论是实体的还是数字化的图片、音乐、视频等等都可以很轻易地被复制,但如果没有拥有它的所有权,就不能声称它属于你。为什么有人愿意为了所有权买单,通俗理解它或许有一点像虚荣感但不完全相同,就像有人一定要买正版名牌包不买仿造品,加密艺术品的投资价值在于是否有群体认可并愿意收藏它。就像NBA Top Shot,它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都来自于粉丝对它的追捧和喜爱。

“无论是数十万美金的NBA Top Shot还是Beeple的‘Everydays:TheFirst 5000Days’,它们是不是真的值那么多钱?这件事其实没有理论基础,也很难科学验证。我们只能说交易真实发生了,所以存在了这一交易记录。但如果未来这一作品再出售,价格是上升还是下降,结果是未知的。较为理性的判断应该是,现阶段这些作品有群体愿意花这个代价收藏它,但这些超高价的成交现象很可能是短暂和不可持续的,这种交易行为更像是在一个小圈子里面对特定收藏品的价值传递,并不真正具有普世基础的投资价值。”王岳华称。

FTX与Alameda Research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m Bankman-Fried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说实话,有价值的既不是技术,也不是艺术。相反,我认为吸引力一般来自于各种动量效应,尤其是通过社交媒体:看到某样东西人气上升,就会想要拥有它。

未必跨得过的投资门槛

初生的市场与未知的未来

ArtGee CEO Felicia Che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作为专业机构,衡量一个加密艺术家价值所在的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除了看艺术家的背景、专业,还要看艺术家本身是否会自我营销、在社交平台的影响力乃至情商。因为加密艺术与传统艺术不同,这是一个很透明的行业,你所有的交易、艺术作品、包括你发表的社交言论都一目了然,每个艺术家如果不会营销自己,那么未来的艺术价值可能就会很快达到瓶颈。艺术家和藏家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很多藏家会跟随艺术家入驻新的平台,具备了互联网时代的很多特征。

Daniel Chen则认为,NFT的发展最值得讨论的是如何在加密世界中映射实物艺术品、房地产等非标准化生产的产品的经济模式。其认为NFT在加密艺术中的比重被高估了,而“复制”传统古老行业的重要性被低估了。因此在他看来,最经典、最值得被深度探究的NFT项目是NBA Top Shot。NFT在其中的效应趋近于无,但它又确实是球星卡,而不是一种被强加在实物产品身上无关紧要的附庸。

LOGO

再者,作為NFT交易平台的市場龍頭,OpenSea在其服務規約也開宗明義地強調,使用該平台的投資人必須自己承擔購買NFT時的風險,OpenSea對該平台上的使用者或NFT的同一性、合法性、真實性一概不負責。也就是說,OpenSea提供的僅僅是一個讓使用者自由交易NFT的平台,它固然會協助使用者透過與其他人交易的方式取得區塊鏈上的NFT,但是它並不會進一步去對這些NFT的交易進行監督或管制,也不負責執行或實現這些NFT的交易。這與在Amazon上購買商品是不太一樣的。因此,投資人一旦選擇透過OpenSea來投資NFT,法律上的風險恐遠比投資其他傳統金融產品更高。不只如此,服務規約第十二條的風險承受(Assumption of Risk)約款,更是洋洋灑灑地羅列了許多應由投資人自行承受的風險。

Chainalysis NFT怎麼投資 NFT怎麼投資 報告:到底是誰在持有和投資 NFT?

投資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 NFT 交易量起起伏伏,但活躍買家和賣家的數量始終在持續增長。在 2022 年第一季度,有 950,000 個唯一地址買賣 NFT T,高於 2021 年第四季度的 627,000 個,實際上,自 2020 年第二季度以來,活躍 NFT 買家和賣家數量每個季度都在上升。截至 5 月 1 日,2022 年第二季度發生過 NFT 交易的地址數達到 491,000 個。另外自 2021 年 3 月以來,OpenSea 上活躍的 NFT 系列數量也在持續增長,目前基本保持在 4000 個以上,高峰時一度超過了 5000 個。

投資

誰在使用 NFT?

通過對市場上主流的 NFT 平台網絡流量分析顯示,NFT 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用戶,其中中亞和南亞 NFT 投資者數量領先,其次是北美和西歐。需要注意的是,自 2021 年初以來,沒有任何地區的 NFT 平台訪問流量超過所有網絡流量的 40% NFT怎麼投資 以上,這意味著 NFT 熱度在全球範圍內非常平均。

投資

那麼,誰在投資 NFT NFT怎麼投資 呢?數據顯示,絕大多數 NFT 交易都是由散戶投資者驅動的,這是因為價值低於 10,000 美元的 NFT 交易占據了大多數。在 2021 年 1 月至 9 月期間,規模在 1-10 萬美元的 NFT 交易占比顯著增長,並且在 2021 年 10 月之後逐漸保持平穩。

市場火爆時,機構 NFT 投資卻開始大幅減少

投資

然而,如果我們從交易價值而非轉帳數量的角度來分析 NFT 市場的話,就會發現機構 NFT 投資者發生了變化。

在 2021 年 1 月至 9 月期間,機構投資者參與 NFT 市場還是比較積極的,甚至在特定的幾週時間裡佔據了大部分交易活動(出手比較闊綽)。舉個例子,在 2021 年 10 月 31 日這一周,機構 NFT NFT怎麼投資 交易額占到了全部 NFT 市場交易額的 73%,尤其是 Mutant Ape Yacht Club 系列中的幾個 NFT 被高價買走。

投資

然而,與整個 NFT 市場的情況一樣,機構 NFT 交易的增長並未持續下去。

投資

數據顯示,在 2021 年 11 月下旬至 2022 年 2 月中旬期間,機構投資者的 NFT 購買量每週都在增長, 但之後突然下降,在 2 月 13 日當週減少到 1,889 筆,2 月 20 日這一周下降到只有 473 筆交易。截至 2022 年 4 月 17 日,機構 NFT 活動尚未達到 2021 年冬季的水平。當然,這段時期的機構活動減少也大致與總體上對 NFT 的興趣總體下降的情況相吻合。

(以上內容獲合作夥伴 火星財經 授權節錄及轉載,原文連結 | 出處:Odaily 星球日報

中工网客户端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